中印边境冲突与世界地缘政治的易燃局势

作者: Keith Jones
2020年7月3日

英文原文于2020年6月18日发表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

周一晚上的一场冲突导致了数十名印度陆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人员丧生,这使得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且互相敌对的核武国家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增加了。

自冲突以来,北京与新德里都致力于撤离目前部署在争议边界附近的军事力量,并采取和平外交的方式解决双方对立的的领土要求。但是双方均坚称是对方引发了这场冲突—四十五年来中印军队间首次致命冲突—且必须撤出。

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 Jaishankar)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于周三进行电话沟通后,新德里发出声明,谴责北京应该对“暴力和伤亡”负责,并表示“现下最要紧的是让中方来重新评估其行动并采取纠正”。

北京也同样发表了一份相应的声明称,王毅要求印度方面“严惩肇事责任人,严格管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挑衅性举动。”声明补充说,印度“务必不要低估中方维护领土主权的坚定意志。”

在昨天印度国防部长与高级军事指挥官举行会议后,印度将其在与中国有争议边界沿线部署的数万名陆军与空军人员的警戒级别提高到最高水平。同时,印度海军也已经被指示针对与中国军舰和潜艇可能的冲突做准备。

同样在星期三,印度极右翼印度教至上主义首相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电视讲话中发誓说:“我们的士兵不会白白牺牲…印度想要和平,但如果被激怒,印度有能力给出相应的答复。”

印度与中国有争议的3500公里的边境贯穿荒凉的喜马拉雅地区。周一晚上的战斗发生在海拔4260米以上的狭窄山脊上。

然而,由于世界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崩溃,以及因此而激增的帝国主义之间的以及大国之间的冲突,中印的边界争议已经卷入了中美的战略对抗之中。中美之间的对抗极大地增加了这场边界争议的易爆性,并且给其赋予了巨大的全球地缘政治上的意义。

在过去的十五年间,印度腐败的资本主义统治精英已经将印度纳入美国针对中国的具有侵犯性的军事战略中。在莫迪的领导下,新德里向美国军舰与战机开放了军事基地,并与华盛顿及其主要的亚太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亚建立了不断扩大的双边,三边乃至四边军事-安全关系网。

作为回应,北京寻求利用与印度历来的主要对手巴基斯坦的密切的安全伙伴关系,包括修建从中国西部到巴基斯坦的阿拉伯海港口瓜达尔港的管道,铁路和公路,以对抗美国通过扼住印度洋与南中国海的咽喉以图在经济上绞杀中国的计划。中巴经济走廊经过中国的阿克赛钦地区,靠近周一发生战斗的地方,且在莫迪的印度人民党(BJP)政府去年八月尖锐又挑衅地重申过其历来主权的领土上。

到现在为止,特朗普政府对周一边境冲突的反应仅限于以圆滑的声明表达对和平解决冲突的支持。但是在前一个月,华盛顿通过谴责中国对印度的“侵略”来公开怂恿新德里。

此外,这还是美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经济,外交和军事战略侵犯的大规模升级的一部分,其逻辑将以战争结束。这包括:

*以COVID-19在美国造成的惨重的生命损失谴责北京,这是明确地为其无能与过失转移公众怒火的方式,也是为证明对北京的侵犯是合理的。

*在上周将三个航母战斗编队派往西太平洋,它们将在那里靠近中国大陆的海域演习。

*向美国公司施加压力,迫使美国公司从中国转移业务,从而推动美国经济与中国“脱钩”。为了进一步利用印度实现美国的战略目的,特朗普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公开宣扬将印度作为替代中国的全球制造业生产链枢纽。

*加大它的政治宣传力度以向各国施压,要求各国禁止使用华为——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领军者——的5G网络,并从其它方式阻挠中国成为高科技行业的竞争者。

*向台湾提供先进武器,并暗中威胁要放弃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支持。

*针对中国和俄罗斯,采取大规模的核武器建造。

与此同时,在大流行病期间,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和军事压力,并为以色列完全吞并西岸的计划大开绿灯。

中印边境争端只是美国煽动或加剧国家间冲突并将其转变为全球性灾难的潜在催化剂的众多全球性闪点之一。

在被美国以拒绝进行有意义的谈判或通过任何方式放松经济制裁激怒后,朝鲜于周一炸毁了与韩国的联络处。

至于美国的帝国主义的对手,对它们来说,也对大流行病与从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世界资本主义最大的经济掠夺做出了相同的回应,他们加剧了自己的战争准备。以德国和法国为例,这意味着要加快发展一支欧洲军事力量,使其可以独立于美国,或在必要的时候对抗美国,来强力实现他们在市场、自然资源以及战略领土上的主张。

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何塞•博雷利(Josep Borell)和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上周在《世界报》上写道,“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表明了对欧洲“硬实力”的需求,因此它可以“发挥其影响力,推行其世界观,并维护其自身利益。”

COVID-19大流行促长了过去四十年来,尤其自2008年来遍及全球资本主义的一切顽疾—社会不平等的急剧增长,军国主义和战争,民主形式的统治的腐败以及资本主义精英们推进的极右翼的反动和复兴。

它也是全球阶级斗争的促进因素。在大流行的最初阶段,以及在经过数周不采取任何行动以阻止COVID-19传播以及政府随后立即草草实施封锁措施的条件下,社会抗议活动似乎在减少。然而,针对警察对乔治·弗洛伊德的谋杀,美国爆发了多种族多民族的大规模群众示威,其随后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并突显出在2018年和2019年加快步伐的罢工浪潮和大规模群众反政府抗议只是全球工人阶级进行大规模且初具革命性的反攻的起始阶段。

资本主义精英对这一流行病的反应,特别是在北美和欧洲的帝国主义国家中--它的犯罪般的过失和不作为,大量公共资产的被窃取,以及现在即使COVID-19继续蔓延,也依旧强迫工人回到工作岗位的政治动员--造成了社会灾难。他们还暴露了垂死的资本主义秩序的残酷,政治-意识形态上的破产和不道德。

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统治精英正面临着真实且越来越大的危险,他们在棘手的经济和政治问题的困扰下,面对日益加剧的社会对立,将会在军事冲突中找到出路—一种镇压阶级斗争和促进“国家团结”手段,这种手段会通过被合理化为“战争里必要”的疯狂的沙文主义爱国主义和国家机器的压迫来实施。

印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印度精英对大流行病做出了灾难性的反应-草率的封城;拒绝采取基本卫生措施,例如大规模检测;如今,“重新开放经济”--已经导致1.2亿失业者,并使印度成为世界上COVID-19感染率增长最高的国家之一。昨天,当印度媒体向20名死亡的印度士兵致敬时,COVID-19死亡人数的官方统计数字增加了2003人,增幅超过20%。

利用声誉不佳的反对派同伙,莫迪和它的人民党一次又一次使用狂热的教派主义,好战的民族主义以及对巴基斯坦的鲁莽的“外科手术式打击”来转移社会反对,激起反动并分裂工人阶级。

但是,没有哪一个国家比美国更能感受到危机缠身的政府和统治阶级受到战争“诱惑”的威胁了。今天,美帝国主义是由带着法西斯思想的寡头和潜在的夜郎自大的独裁者领导的,其政治精英正在与它自己交战,其庞大的军事力量仍然是其对抗对手的残余力量,最后却也最重要的是,它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工人阶级的激进反对。

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加剧和阶级斗争使反战斗争更加紧迫。能够阻止战争的唯一社会力量是国际工人阶级。但是,这要求其斗争日益全球化这一特点必须成为一种有意识的战略,并且动员起来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来争取工人的权力和社会主义。我们敦促所有WSWS读者加入我们的斗争,用对我们的纲领的理解来武装工人阶级。